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射雕淫传之穿越
射雕淫传之穿越

射雕淫传之穿越

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某日,一群年轻男女在海滩上玩耍,唯有一位男孩看上去十七、八岁,亚洲人的肤色且体格健壮,却在太阳伞下一动也不动的躺着。看着自己的同伴一直呼唤着
「黄宇轩不要孤僻地在上面,下来跟大家一起玩水啊」
「不了,昨天看书看太晚,想多休息一下。」
于是黄宇轩的朋友们也不理会他就自顾自地去玩耍,而宇轩话一说完阖上眼睛就睡着了,黄宇轩的耳边还可以听到人们在旁嬉戏打闹的声音,但在强烈的睡意驱使下耳边的声音也渐渐地消逝
突然有一慌张但美妙的女性声音「救我!救我!」黄宇轩马上醒来睁开眼睛,发现有一名女人在水中挣扎,于是迅速跳入水面将这个女人救上岸边,此时救人第一想也不想地就做人工呼吸,在嘴对嘴呼气的时候,没想到这女人并没有失去意识,竟然还把软舌伸出,舔弄着宇轩嘴内上方肉壁,右手缠绕住他的脖子,而左手轻轻地向下滑过结实的胸膛,六块肌的小腹,浓密的黑森林,最后抚摸着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在这女人有技巧地爱抚下瞬间肉棒只能立正站好,黄宇轩想「难道这女人是我以前曾经在一起过的对象,还是一直在关注我的人?」然而在他这想法飘过脑袋后,女人即开口说话
「果然,你是这海滩上最值得吸取的男人,好久没看过人类男性有如此强健地体魄,而且肉棒还超过二十公分,你準备变成我的一部份吧」
这时黄宇轩吓到了,他才惊觉在这海滩上的人们似乎都没看他与这女人现在正在做的事,正想準备离开这女人身上时,他发现身体无法听自己地使唤并且开始有插进这女人的肉穴的慾望,身体正在被慾火燃烧着
「你这妖怪,到底对我做了什幺?想要插入你的肉穴!」
「别说妖怪这幺难听,人家是雄性见了都会心动的魅妖呢!当然就是施展我的媚术,专门用来榨乾你们这种年轻男性的精力,哈……,哇!你怎幺突然就插进来了,啊……这样的感觉…好……久没…有……又大又硬…啊哈…」
黄宇轩虽然慾望被媚术操控,心想反正横竖都是死,古人有句话说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把自己这一世用在其他女人身上的技巧都施展开来
腰的速度一次快两次慢地抽插着肉穴,不停变换着节奏,那诱人的声音「噗哧、噗哧、噗叽、噗叽、啪哧啪啪啪…」不绝于耳,双手手指在外型好似木瓜的乳房上用力地揉捏,让乳房一直都不能维持住,来回转动着乳头,不时会把乳头拉长再出力地压成肉圆状,好好地肆虐那大乳房,双手从乳房上移向屁股,先是抚摸着起伏的腹部,那触感极为细緻又充满弹性,再抓向好似蟠桃的屁股,十根手指深陷在屁股肉里,用力让屁股向肉棒夹紧,插进拔出好几下,才缓缓地将右手指插入尻穴,前后插动,上抠下弄,四面八方攻击,左手则拨动那小穴外的小肉荳,只见那魅妖连连淫叫声
「你的……技巧也…好…厉害……乳房被虐的好有快感啊…被拉…被压的好爽啊…肉棒变得好大…小穴变紧…肉壁被刺激得更有快感…尻穴被搞得好啊…两个穴都…好舒服啊哈……」
听到这淫声荡语,黄宇轩低下头用嘴吸吮魅妖粉红色的奶头,舌头灵活地舔弄,他的肉棒也在魅妖的肉穴中又变得更粗更硬,于是也把腰的速度加快,魅妖也感受到他增快的速度,不仅迎合着他的节奏,她的肉穴也自动配合着变大的肉棒又更加紧实,让宇轩有超乎过去经验的快感
「啊……太厉害了…你真的只……只是普通的人类吗……感觉快…快被贯穿……该不会…不会要被…插到…高…高…潮啊啊…」
「你这妖物,看我的厉害啊…」
黄宇轩早已豁出去了,就把魅妖的身体转了过来让魅妖像狗一样趴着,把腰部的速度加道最快,而且一边拍打魅妖雪白的屁股到渐渐地发红,而淫水不断流出来
「我快忍不住了,我要射满妳的淫穴,妳也差不多要去了吧,水都流满地,真是名实相符的淫贱魅妖」
「太舒服啦…真不想吸…不然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能在…高潮…精华都满…满出来了,但是为了主人…」
魅妖太久没有如此销魂,差点不想要吸这个男人的精魄,瞬间双眼一亮,黄宇轩开始头晕目眩,心里知道看来真的要死,便昏过去了。

  不知过多久时间,耳边传来一女声:靖儿、靖儿,你没事吧。
黄宇轩醒过来头痛同时又感到许多的东西跑进自己的脑袋瓜,这些记忆都是郭靖的,最后一幕就是郭靖把匕首插到铜尸陈玄风的唯一罩门肚脐上,惊恐万分的竟再此后就呆立再那,尔后的记忆就没有了,当这些记忆瞬间经过脑袋的同时,黄宇轩缓缓地回过神看到的一名年轻的女子,原来正是郭靖未来的七师傅韩小莹,在看过现代许多美女以及书中叙述的古代美女的黄宇轩眼中,韩小莹此时年约二十余岁,但看上去是还像是十来岁的少女,身形苗条,眉儿弯弯,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是个典型江南美女,宇轩看着韩小莹几分钟也不腻,所有脑中的讯息已经整理过后,黄宇轩回说
「我没事,韩姊姊」
「没事就好」
此刻梅超风被柯镇恶、朱聪及韩宝驹围攻而身形不稳,韩小莹话一说完就拿剑再朝着梅超风攻去,可狂风忽然大作,沙尘满天,目不见物,待风沙停止,才见梅超风已经不在他们的身边,却留下了陈玄风的尸首,他们也顾不得去追梅超风,在和黑风双煞恶斗之中,为保护郭靖与韩小莹的张阿生,早已身受重伤,命在旦夕,尤其是韩小莹马上飞奔到张阿生的身旁,张阿生便向韩小莹表白,原本该是开开心心的事,但这个情况却让人眼泪直流,现下还未拜师的宇轩在张阿生的身边,对着张阿生立誓
「张叔叔,我一定会代替你好好照顾韩姊姊的」
「孩子,你真是乖啊,可惜不能教你功夫了」张阿生无力说道
柯镇恶要宇轩跪下向他们七人拜师,宇轩没有拒绝,跪下后磕了三个响头
回到村内后,江南七怪与李萍便娓娓道来当年郭啸天与杨铁心奋战金人的故事,但其实对于黄宇轩来说,那可是他已可倒背如流的故事,从小读书就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本领,而对金庸某些的小说也有拜读,而过去的他之所以有强健的体魄,也是熟练当代最流行的武功之一【截拳道】所致,在他知道进入射鵰这故事之中,他便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故事中大多数的女性角色得到他给的幸福。

  两年后,黄宇轩将江南七怪的武功完全的学会,内力应该已达一定的境界,对于郭靖母亲李萍,也当作自己的母亲认真的孝顺,可能是因为黄宇轩自幼丧失双亲,便对李萍有所寄託,而其他五位陪着他度过这两年的前面五怪师傅,当成父亲一样地尊重,唯有韩小莹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可能是因为当初张阿生捨命救郭靖与韩小莹的记忆,再加上每到张阿生忌日就会痛哭的韩小莹,让他特别心疼,黄宇轩这时都会特别黏韩小莹,甚至做一些原本郭靖不会做的事来讨她一笑,希望可以让她忘怀忧伤,心中想着总有一天他要给韩小莹,女人最渴望的幸福,但也必须方法,不然依照韩小莹对张阿生的思念一定无法简单接受两人在一起。
同年秋天蒙古这来了一位来自西藏的高僧,送给铁木真一本由汉语、藏语与天竺语写成的【达摩心经】佛书,而铁木真的小女儿华筝相当顽皮又可爱,对黄宇轩的感情非常深厚,只要有人送给自己父王好东西,她都会偷去给黄宇轩看。这次也不例外,如果是原本的郭靖只能看懂几个字,然而现在来自未来的黄宇轩,并非难事,在二十一世纪他几乎对世界上所有语言都有涉猎,打开【达摩心经】迅速读完,没多久就背熟,他发现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佛经,而是一个内功心法分上中下两部,上部为汉文易筋篇;中部为藏语洗髓篇;下部为天竺语的涅槃篇。黄宇轩当下十分开心,直接对着华筝的厚唇轻轻地亲下
「谢谢妳,筝儿。记得晚点还给你父王啊!」
突然被吓到的华筝脸红红地说
「郭靖,你怎幺亲人家,好害羞啊」
「难道妳不喜欢」
华筝默默不语,却微微摇了一下头,似乎意味着没关係。

  六年又过去了,在炙热夏日,黄宇轩将【达摩心经】中记载的武功完全融合自身体内原有的内力,此刻宇轩的内功想是达到一代高手的境地,正在沾沾自喜,华筝却出声道
「郭靖,快跟着我来,悬崖那有一群大雕正在激战」
来到悬崖下游,看到十头黑雕围攻两只白雕,两头白雕默契极佳啄落了四头黑雕,但寡不敌众,两头白雕也是伤痕纍纍,华筝不明白为何两只白雕要在此酣战许久,甚至不惜牺牲性命,直到有头黑雕冲向崖上的小洞,只见有两头小白雕探出头来,才明白两头白雕护子心切,华筝急切地道「郭靖快射下那头黑雕」闻言宇轩拉满弦,箭如闪电,射中此头黑雕,可其他五头黑雕也将两头白雕击坠,华筝又道「快救小白雕」,宇轩连发五箭,皆一箭穿心,华筝连声说宇轩厉害,但想小白雕失去父母无人照顾,要求着宇轩救下它们
黄宇轩知道这时马钰将会来到蒙古,但自己内力应该是练到一定的程度,此时马钰不大可能会在教导他全真教的内功,但已经答应华筝的事,他还是照样去救这两头小白雕,到达陡崖下他带着自己已做好的工具来攀爬岩壁,终于爬到顶端,将小白雕收进怀中,走道崖边正作势要下去,同时下面有一个白鬍子的道人,从下面飞跃而上,白鬍子道人就是马钰,未等宇轩开口,就对着他说
「少年是否想学会飞檐走壁的这等功夫」
「若道人肯向小辈赐教,当然是十分感激」
说完便有意跪拜,马钰伸手阻止让他缓缓站起,手伸向黄宇轩手心发出内功,似乎在看他有多少内功,不久便说道
「你稍微有些内功但不够深厚,让我教你一些简单的呼吸吐纳之法,不必拜我为师,也毋须过问我的名号」
原本认为自己内功深厚的黄宇轩,此时心里却纳闷自己练了许久的内功怎幺可能浅薄,但到底是为何马钰会有如此说法,此时的他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便顺着口风回应马钰
「小辈感谢至极,还请前辈赐教。」

  在两年内黄宇轩也学会马钰所教导之全真教内息之法,内功再有提升,有天和宇轩对练的江南七怪带头的柯振恶对黄宇轩说
「靖儿,你最近内功又精进许多,怎幺可能这样?难道你跟别人学的什幺邪魔歪道!!!若不从实招来,看我怎幺废了你的武功」
「大师傅,靖儿曾在悬崖上受全真教的道长指导呼吸吐纳之术,他不收弟子做徒弟,也不报姓名,怕冒犯众师傅。」同时叙述白鬍子道人的长相
「看来是全真教掌教啊,靖儿你的际遇不错,而且内功大进,看来你该準备到嘉兴比武,同时找出段天德报你的父仇。」柯镇恶一脸欣慰地说着
「是的,徒儿知道了」
此时三师傅韩宝驹对着黄宇轩说
「你必须要有一匹好马去到嘉兴啊,才能免得舟车劳顿,在打不赢的时候,也能方便逃走。」
「三师傅,徒儿几日前在村外费了一番功夫,驯服一匹小红马,据来往的行脚商人说牠是一匹难得一见的好马,但也说不出来牠来自哪里。」
原来前些日子,在村外狂奔导致不少村民被撞伤,有长老请村内马术高超的人去驯服牠,没想到好几个人下来,都会被牠从马背上甩下,直到宇轩出马,那日宇轩看见小红马又要撞上人,便出声警告那人闪躲,说也奇怪那人似乎双目不能见物,小红马都快要撞上还不闪避,宇轩怕那人正面撞击会受到重伤,跃身致马背上,跩着马头向右想让马儿从右边擦过那人身边,没想到刚上马那人竟快速地向右闪身,再来向前飞步离开,宇轩再回头人影已消失地无影无蹤,但这时也没法让宇轩想那幺多,小红马意识到有人再牠身上就开始加速奔跑,时而跳跃,诸多动作就是想把宇轩甩离牠的身上,却是徒劳无功,许久终被宇轩驯服
爱马成癡的韩宝驹心里好奇便随着黄宇轩走至马廄,看到此匹宝马,脸上满是惊喜之情,讚声道
「做得好啊!靖儿,你得了一匹汗血宝马,你知道它可日行千里啊…」滔滔不绝地说着

  在六位师父的肯定下,黄宇轩知道自己该準备好行囊上路体验广大的射鵰世界,与母亲李萍告知是时候要南下,不久后便要前往嘉兴。最重要的是该向青梅竹马华筝来道别,来到帐外呼喊着华筝姓名,有名下人出来告诉宇轩,华筝很早就不再帐内,也还未归来,宇轩心想「华筝这时都该回来了,怎幺会不见人影」问其他人也没知道华筝的去向,这时宇轩有点不好的感觉,骑着小红马便在村外,那些华筝可能去过的地方找寻,快来到那张阿生与陈玄风死去的地方附近,忽有一人从另一方向揹着一名女子到达该处,而那人所穿戴的衣服却是华筝之物,再趋前一看,发现那人正是梅超风,趁着梅超风向一石碑参拜,宇轩一把抱起华筝,準备骑着小红马远去,梅超风顿时没注意让宇轩得逞,但也心想这人脚上功夫不错竟没让自己听出脚步声,在宇轩将华筝放上小红马上时,后面梅超风双爪攻向宇轩,却在巧妙地闪躲下未伤到宇轩分毫,梅超风十分讶异,这人功力不差,能闪躲我十几招,便问道
「你是谁怎幺能招招闪开,师承何处?」
宇轩当然不能说是江南七怪,于是开始编织瞒天大谎,变声道
「前辈你好,在下是全真门下,你掳去的女孩是我在大漠认识的好友」
「全真门徒怎幺会来到这里呢?」
「我师父带着我跟六位师叔伯一起来到这,与江南七怪叙旧,会待上一阵子」宇轩说话的声音与口气毫无破绽,这些话听到梅超风耳里,心想「若是那七怪与七子联手擒我,看来我插翅也难飞,但我刚刚也无法制住这少年,现下无法向七怪报仇,不如先行离去再做打算」但梅超风没有马上离去,反而问道
「小子,你知道那陈公玄风的墓碑是谁安上的吗?」
「那是我在村内认识的一位好友,叫做郭靖,听他说是当时他不小心刺死此人,原本他的众位师父,只将他五师傅安葬便离去,不管此人的尸骨曝尸野外,可郭靖良心过意不去,便偕同他村内的几个朋友在隔日一早便将他安葬于此,同行的还有这位姑娘」梅超风听完后便向东南方离去,果然宇轩这招唬字诀让梅超风离开大漠。
在骑着小红马载着华筝离开的路上,华筝才慢慢地醒来,想到自己昏睡前被抓走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救边哭边抱着宇轩,说道
「郭靖,不,靖哥哥,谢谢你救了我」
「这是我该做的事,筝儿,不久之后我该前往大宋,这段期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靖哥哥,可以带着我吗?」
「不行,我武功还未达到一定境界,若遇到武功不错的武林人士围攻,可能无法分心保护妳,我可不要你受伤或死去啊」
「好吧,那我要你现在答应我一件事,就在今天让我变成你的女人。」
黄宇轩把华筝带回帐内,华筝令下人们回去休息,回想刚刚华筝所说的话,心想「蒙古的女人真豪放,这样的话也不害臊地就说出口,但我的确是真情意」就马上吻向华筝的厚唇,狂野的吻着,宇轩的舌头伸进华筝的口中,华筝也回应他的入侵,两片舌头交缠在一起,不想分离,黄宇轩的双手不安分地抚摸着华筝傲人的双峰,健康的奶茶色肌肤配着有弹性的胸部更诱惑着他的心,渐渐地脱光华筝的衣物,手也开始走向她的下体,用手指一根一根慢慢地插进,她紧紧的肉穴,用忽快忽慢的速度让华筝肉穴开始氾滥。华筝满脸发红对着宇轩说
「靖…哥哥,你的手指头好……好厉害…筝儿…好想……好想要…」
「想要什幺,说清楚点我才会照做喔」并且同时加快自己手上的速度,以及更多的方向变化。华筝脸颊更加泛红混杂着呻吟声边叫着
「想…想要你的全部…最重要…快把你的大肉…肉棒插……进筝儿的那…那个淫……穴里啊哈…啊…」
宇轩脱去自己的衣服,华筝眼睛瞪地大大的难以置信,那个怪物竟然至少有七吋长,而且好像时活生生的生物一般,有点胆怯地说出
「这…样地怪物…可以插……插进去吗?」
宇轩便摸摸她的头
「可能一开始会不舒服,但是后面我就会让你欲罢不能,根本不能自拔。」
宇轩缓缓地将肉棒插入华筝湿润的肉穴中,让她的肉穴慢慢地适应她口中的怪物,宇轩也先慢慢地抽动深怕太快会让她太痛,对性爱蒙上阴影,但是没想到初经性事的华筝,可以让肉棒从玉门快速地插到花心,同时花心会推开龟头、肉壁内缩让通道变得狭小及玉门紧锁,就把肉棒关在肉穴内,不让其轻易拔出,除非女子欲鬆开玉门才能拔出肉棒,普通男人的话就会在几分钟内缴械,但宇轩毕竟有内功在,怎能相提并论,宇轩此刻才想到在二十一世纪曾说过古书有纪载过女人的名器,原以为只是无稽之谈,但华筝这肉穴的确是那【瓮中捉鳖】,果然让人有绝美的感受,宇轩对华筝说
「筝儿,你的小穴好紧,似乎巴着我的肉棒不想放掉,哦!突然又缩得更紧,难道你喜欢听这样的话吗?」
华筝媚眼如丝,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与自己做这幺快乐的事,心里是既欢又喜,更是豪不忌讳地表达心里话
「靖…哥哥,你好……好坏,不管是…是你的嘴巴…或着是…是你的大鸡…鸡巴都在欺…欺负人家……啊…好舒服啊…再继续用力……欺负我…」
宇轩手伸到华筝那如同黑糖馒头的乳房粗暴地揉捏着,看着华筝的乳头,觉得像是包子形的巧克力,忍不住含在舔弄着它,同时他感到华筝的小淫穴又再次明显地紧缩
「原来这是筝儿的敏感带啊,乳头也勃起了,小穴愈缩愈紧也让我舒服起来了呢」
「好有感觉啊…奶子感觉胀帐的呀哈…小淫穴快……快被融化…好……好像一直顶到最最深…深处了…太爽了啊…」
宇轩想要试试别招,他让华筝盘腿坐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躺下去
「想要舒服的话自己动吧!」
于是华筝双手撑地盘腿坐着让自己的小穴上上下下
「好哥哥,肉棒怪…怪物好……好像升天的龙不…不断地往最深处去……啊啊…」
宇轩了解到华筝要高潮了,于是夹紧屁股快速地抽动,果然华筝没多久就大开玉门让肉棒离开,流出大量淫水
「筝儿的小…小淫穴已经被插……插烂了啊………连拔…拔出来都受……受不了啦…」
华筝看着坐起的宇轩,那肉棒怪物还是直挺挺的
「该怎幺做才能把它消下去,好哥哥」
「不用急啊,筝儿,我们还要玩很久呢,先用嘴巴来含着吧」
华筝用手轻轻地套弄着肉棒,厚唇亲吻着龟头,偶尔伸出粉嫩的小舌舔弄着整个肉棒,嘴巴缓缓地张开将肉棒慢慢吞入温暖的口腔,虽无法将整支大肉棒吞入,口腔的肉壁含紧让宇轩很是舒服
「筝儿怎幺会这幺熟练啊」
「因为会偷看父王跟王妃的行房,有看过几次,偷偷地练过,想说有天会…」
「真是坏孩子,不过我喜欢,再来用你的大乳房夹着肉棒吧」
华筝也将捧着她的双乳夹着肉棒,上下搓弄摩擦肉棒,有弹性的乳房紧紧地贴着肉棒,宇轩也开始前后抽动,每次龟头突进到华筝的唇边,那软舌都会伸出来舔一舔马眼、用厚唇亲吻,或者含着龟头前端,龟头的酥麻感阵阵传到宇轩全身
「我快射出来了,我可爱的筝儿」
「把它射进我淫蕩的小肉穴里好吗?」
「啊…又进来了…好烫啊…好热啊……有东西注入我…我的深处啊…」
射入那滚烫的精华在华筝的体内后,华筝仍然想要继续下去,而宇轩当然不会拒绝,这夜他们两人有好几次的云雨,直到华筝无法继续下去,宇轩便向华筝问道
「筝儿,我以后可能不只你一个女人,你会后悔跟我在一起吗?」
「在我们蒙古这男人有三妻四妾是传统的嘛,就好像我父王,也有许多王妃,你们汉人似乎也是一样啊,只要你不要抛弃人家,有再多都没关係」
「当然不会啊,你可是我的女人啊,只要是我的女人,我不会不公平的对待」
在此夜过后,几乎每天华筝都会跟宇轩翻云覆雨一番,直到宇轩要出发的那天,李萍、江南七怪与华筝来为宇轩送行。
「靖儿啊,过没多久师傅们也跟着你的脚步会到嘉兴去,注意自己的安全啊」
李萍与华筝当然也是各自吩咐她们所挂念之事,宇轩首次流下男儿泪,他真的把李萍当作亲生母亲看待,所以离开从小生活的大漠和母亲身边也相当难过,不禁潸然泪下,跪下拜别了李萍和江南七怪。

  漫漫长路,形单影只,宇轩白昼赶路夜晚休憩,向东南方前进,路途非仅只一日,穿过大漠草原,张家口已在不远处,所有景象皆与大漠大不相同,只见前有一家饭店,该是让马休息与自己吃饭的时候,才吃没多久,走进八名白衣人入座后点了几道菜,黄宇轩没有注意他们是谁,但八名白衣人吃了几道菜后,其中一名识马的人发现在外边的小红马便与其他人交谈。

  「这匹马是宝马啊,如果把它抓起来献给少主,一定会很高兴,然后就会好好奖赏我们。」

  宇轩耳朵相当灵敏,即使这八名白衣人是小声交谈,对他来说还是清清楚楚的,原来这是八名白衣女子,他大概猜到她们就是欧阳克身旁的贴身侍女,这些人会毫不犹豫地为自己的少主人强夺任何东西,只为了让少主人高兴,宇轩不做声色,吃完后便乘上小红马,却不是驾马快速离开,反而引诱性地骑着小红马,领着那八名白衣女子跟上,来到密林内。

  其中一名看起来身份较高的女子提议。「这小子看起来马术不佳才会能追得上啊,但天色不早了,我们还必须把之前抓到的那名女子,送到在燕京的少主,不如我们分成两组人马,一组去追他把马抢过来,不管那个小子的生死,另外一组随我带那女子去少主身边,之后再到燕京城门处集合」

  讲话的人带走三人后,宇轩心想,「只有派四个人就想制住我,也太小看人了,看我等下好好教训妳们[size=18.18181800842285px]。」

  前方有个废弃的茅草房,宇轩向那个方向骑去,后方的其余四名白衣女子看到他去的方向,便追了上去,在破屋外看见有马蹄印与人的脚印,想是宇轩跟马都藏在屋内,四个白衣女都集中到这破屋外,大声嚷嚷要黄宇轩出来,不然她们就要放火烧了这破屋。

  见屋内毫无反应,耐不住的四人便拿着火把烧向屋子,火焰冲天,宇轩骑着马从火团中快速冲出,在外面等着宇轩出来,看到身影出现后便团团围住,四剑齐发刺向马背上的宇轩。

  宇轩见剑锋淩厉,上身向后仰,从腹中拿出短剑顶开交错的剑身,顺势在坐起,四剑又再斩来,宇轩从马背跃起,双脚将四把剑重重地踩在地上。四女无法将剑从脚底拔起,索性放开并双掌朝着宇轩攻去。

  四女八掌还未袭来,宇轩从地上挑起两把剑,双剑挥向四女身上,快剑无眼让四女只能尽力闪躲。宇轩舞完双剑,四女看自身毫髮无伤,欲立掌击向宇轩,身形一动,外衣俱碎,四色亵衣亵裤尽入宇轩眼帘。

  对于四女来说极为羞耻,从小到大这样的耻态就只给少主看过,顿时傻住没有动作。宇轩见机将四女亵衣亵裤抓到自己手中,跑向那熊熊大火作势想将手中之物丢向那里面,四女顾不得赤身裸体,动身想阻止宇轩,四副美艳的胴体吸引住宇轩的目光,不过也没忘记防範他们随时会攻来,四女被如此羞辱失去理智,攻势没有了一开始那样的默契。

  宇轩快速地将四女的穴道点住使其无法动弹,大声笑道,「哈哈哈哈,是妳们太小看我了,以为我是怕妳们才在逃吗?可惜让另外四人逃掉了,你们助纣为虐,竟帮自己少主强抢良家妇女,就让你们嚐嚐我的厉害,还有那些女子的痛苦,我肯定比妳们少主还行,刚才没仔细地看,原来是美女四胞胎,看来我有福啦!」

  「你少说笑话,凭你怎幺能跟我们少主比较,无论是功夫还是床笫之事,你想玩弄我们梅兰菊竹四奴,我看你连我梅奴,都不行能让我有一丝感觉,自己就先弃械投降了吧,哼!」

  宇轩也不回应,虽这四胞胎面容长得十分相像而皮肤也都相当白皙,可身材却大不同,刚开口回应的女人正是梅奴,她那乳房浑圆饱满约略下垂外型呈现酪梨状,小腹微凸,臀部颇有肉感,四肢算不上纤细,这在宋代不是标準的美女,但整体看起来却甚是可爱会让人想欺负一下;第二位虽乳房没有那幺的大,柠檬般形状,但是拥有火辣翘臀,那臀部紧实就像是充满气体的白色皮球,看了忍不住多捏几把;第三位是一样有着柠檬般的乳房,特别的是她的肌肤,看起来十分软嫩,会想要每个地方都去亲吻;第四位皮肤最为白皙,身材并无特别突出之处,可神情楚楚可怜,特别惹人怜爱。

  黄宇轩首先摸着梅奴那巨乳,对乳头揉捏一番,这梅奴表情十分不屑并冷声说,「你以为是在挤牛奶啊,这样怎幺可能让我有感觉?」

  「别傻了,我只是再慢慢挑弄你,看你这乳房有点下垂,想帮你向上拉,平衡一下。」语毕,宇轩开始用指尖对準这女人的奶头,用左右旋转的方式压下去,再将乳头拉向上方直到极限,把这动作週而复始,梅奴的身体开始抖动,娇喘声渐渐地大起来,脸颊红润、香汗淋漓、深谷也开始漏水,不断地唇语,「乳头快被压…压坏啊……这…太舒服了呀……饶…过梅奴啊…」

  「饶过你,所以要我停的意思吗?」

  「不…奴家只是那…口是心非啊…不能停啊……好哥哥…那乳房拉得好舒服啊…」

  宇轩把衣服全卸下,露出了肉棒让在场的四的女人都看傻了眼,正在被玩弄的梅奴是一副很渴望的表情,宇轩却停止所有的动作,梅奴眼眶开始泛泪哀求着,「好哥哥…快用你的手压烂我……的大奶子…用你的大肉棒捣乱我的烂淫穴…我的身体都交给你啦……」

  「你刚刚不是还说我比不上你们的少主吗?」

  「都是梅奴该死…乱说话…我们前少主只是绣花针啊…床上功夫也只是花拳绣腿而已…都只顾着自己高兴…请新主人玩弄奴家啊…让奴家感受不一样的感觉啊…」

  「好吧,那就如你所愿,我要开始了。」

  宇轩看梅奴喜欢被玩弄胸部,于是正面的插入,梅奴被解开穴道双手紧抱着宇轩的颈部,连拿身旁的武器下手杀他的想法也没有,仅沈溺在做爱的欢愉,享受着宇轩粗暴地对待自己的胸部,无论是用指尖转动乳头或着双掌大力拍击胸部到发红,梅奴想要继续有如此的刺激,于是让自己的身体快速地上下襬动,让肉穴跟大肉棒能迅速地磨擦肉壁,没有多久梅奴的速度慢了下来。

  梅奴在淫蕩地乱叫,「肉…淫穴好…像要插烂…奶…子形状都变得乱七八糟的…好样都不是人…家的了啊……怎幺那幺…厉害…好…快就要升天了…我……全身快没力了…让梅奴先稍微休息下…」

  「这幺快啊,我才刚热身完欸,你们剩下的谁要先来?」

  此时宇轩解开了剩下三个人的穴道,却没有人想要逃走或反抗,反过来看过宇轩与梅奴的淫戏,三个人早就以淫水氾滥成江,自己心底的慾望毫无保留的说着。

  「我要!」

  「奴家想要!」

  「人家要啦!」

  「享受玩大奶子,应该来玩玩大屁股的,你过来。」

  「菊奴感谢新主人的宠幸,奴家这就爬过去。」

  菊奴学着发情中的母狗般缓缓地爬过去,到宇轩的面前用屁股面对着他,宇轩连思考一秒都没有直接将双手用力的甩向菊奴的美翘臀上,两个火辣辣的手印子在上面,而小穴早就像是没关紧的水龙头,淫水不断地外流,受到那一下拍打,淫水就像喷水池射出几秒钟,看到这番景象,宇轩一掌一掌地打向那翘臀。

  菊奴满脸享受地叫着,「好…好主人继…继续拍打……奴家就是你的狗啊……奴家的小狗穴要…要您来灌溉呀…」

  宇轩将大肉棒插入菊奴的小穴中,他有些讶异菊奴竟能让他把整支肉棒快要完全插进去,这真是个深穴啊,便把抽插速度加快,数次顶到花心。

  菊奴只能哀声道,「主人的肉棒…一直顶到花心啊…根本是那欧阳克…无法给我的感觉啊…又顶到了…花心好像要被顶破啦…」

  突然宇轩拔出肉棒,说出一句话,「让我帮你开发适合你的另外一个穴吧」

  「主人怎幺拔出来了…奴家还要啊…」

  「不可能啊…奴家虽称菊奴…但菊花怎幺可能…放得进那…诺大的大肉棒呢……」

  「现在你不是叫我主人嘛,既然连主人的话都敢不听,看我教训你!」说罢,便附在菊奴身上,就像狗儿们在春天发情时做爱的方式,硬生生地插进菊奴的尻穴。

  刚开始在屁眼的地方,龟头卡在一半很难进去,于是宇轩用手沾了菊奴肉穴里的淫水,手指插入尻穴,一根两根三根最后全部都插进去,在里面顺时针和逆时针转动,再用手指将尻穴撑开,好让等等肉棒可以插入。

  那大龟头塞入还是有点困难,但比刚刚好多了,困难的地方过去后就稳稳地插入,宇轩的肉棒整根进入,第一次还只能慢慢地动,愈来愈多次后总算能如肉穴一般地抽送,菊奴一开始面部狰狞了一下,过一会儿就变回原本淫蕩又享受的嘴脸,甚至嘴角都无法控制地流下口水。

  「痛…奴家好痛啊……换成指头先进来啦……啊…尻穴真舒…服啦…手指把尻穴撑大了…啊那大龟头要进来了…完全的进来…好爽啊…全部肉棒都插的我好爽…我是主人的狗儿……任您玩弄…」

  「不错嘛,你的菊花果然有天分,比肉穴更紧,更爽啊」

  「菊花要被插烂…了,要去啦…菊花的第一次…高潮了…谢谢…主人的开闢啊…」

  菊奴尻穴享受第一高潮后,身体便瘫软下去,想着回覆力气再享受几次那有别以往的性事,在旁看着两齣非常淫当做爱行为的竹奴与兰奴,两女的眼神虽已迷离但仍然直盯着宇轩的大肉棒,脸上皆是透露着相同的想法「能让我先来吗?」

  看出她们俩的慾望,宇轩便说道,「剩下的两个一起上吧!」

  「是的,主人!」两人同时回答。

  宇轩要她们叠在一起,让两人一个在上面小穴对着他,一个在下面脸对着他。他挺着大肉棒先插着向上方的竹奴,没有马上插入肉穴,而是用竹奴那微翘却软嫩的臀部肌肉摩擦着,那感觉竟不输给华筝用大乳房帮宇轩乳交。

  在几次的玩弄后,宇轩看着那竹奴的玉门,其外观小而紧,龟头勉强地撑开,只能慢慢地插入,等龟头一过玉门后肉棒却是顺畅地顶到花心,此刻肉棒还有一半外露,而在上面的兰奴用他软嫩又白皙的手指抚摸着卵蛋,吐出暖暖的软舌舔弄,舌头慢慢向上舔去,到那还有半截的肉棒上,像是舔食冰糖葫芦一样,爱不释嘴,偶尔也会去舔着竹奴的小荳子,让被插着的竹奴舒爽不已,连声娇嗔。

  「兰姊姊你…怎幺…能用舌头…又加上主人的肉棒…撞击花心啊…奴家…很是舒服…可恶的兰姊姊接我一招。」

  挟着报复的心态,竹奴出动双手,右手食指与无名指插入小穴抠弄,则大拇指掰弄着兰奴的小肉荳;左手将食指、中指及无名指,不客气地插入尻穴,两穴合击,让兰奴有触电般的快感,用楚楚可怜的神情加上更楚楚可怜的声音求饶。

  「竹妹妹…不要再用了…这样人家…还没跟主人交合……就要去了啊……」

  但竹奴不听反而更加放肆地玩弄兰奴的双穴。

  「快停下啊……这是妹妹你逼我的…啊……」被逼急的兰奴双指便用力地拉那竹奴小小的荳子,瞬间淫水大量冒出。

  「那…样拉…小荳子…花心…又被顶撞…奴家要去了啊……」竹奴大声地叫着,不久便往右边躺下休息。

  看着头在自己身下的兰奴,宇轩把兰奴光滑的背部扶起,要兰奴把脖子打直嘴巴张开,兰奴不知道宇轩想做什幺,但只知道主人命令非做不可便就遵从。

  等兰奴準备好,他就将肉棒一整个塞入兰奴口中来回抽动几次,但兰奴不断拍打宇轩的大腿,要他停止,宇轩只得拔出,装做有生气的样貌。

  兰奴见状赶快喘口气道,「主人不要…生气啊…奴家只是口中充满着肉棒…气喘不过来啊…原谅奴家的无礼啊…」

  「我只是故意装生气,听听你的道歉,你那声音真是迷人啊,等等你只能娇喘或者叫着不要。」说完就开始与兰奴交合,但却比对刚刚三位的动作,还要粗鲁地插动着。

  而早就不知道高潮几次的兰奴,被这样的对待,那肉穴氾滥至极,从口中发出喘气及淫声。

  「啊…啊……不行啊…呜嗯…啊哈……不要啦…呀哈……」

  那一声声楚楚可怜的亵语,听在宇轩的耳里感觉好像自己正在强暴着兰奴,明明兰奴是很愿意这做爱的感觉,这样的反差相当的刺激。

  此时休息够的梅奴又向新主人爬去,伸出粉红色的舌头挑逗着宇轩的乳头。宇轩早已和四女轮番交合许久,满屋子充满兰奴那穿透人心的叫声,又加上梅奴跟菊奴舔弄他的双乳头,终于忍不住的宇轩射出那火热的精华,在兰奴的体内满到溢出来。

 兰奴也被炙热的精华烫到逆天的高潮,用着那媚人的声音道,「这精华…烫伤人家的…肉穴啦……花心不停…痉挛了……」

  其余三女看到溢出来的精华,好像在抢食一样,冲过去用舌头舔着在吞入肚子里。

  她们轮流的伺候自己所认定的新主人,充斥着「啊……再来…好主人…不要停啊……好舒服…」,终于在好多次交战后才又让新主人射出阳精,四女都已无法再战,却满脸的笑容。

  「主人,我们可以这样喊你吗?」

  「你们要我做你们的主人可以,但你们必须回去做欧阳克那儿的卧底,他一天吃了几次饭,上了几次茅房,搞过多少女人都要告诉我,重点是他又绑走哪个女人。」

  「是,可这样我们又会被他玩弄啊」

  「只要你们心是向着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主人,我们知道了」

  隔日,四女皆先前往燕京会合,而宇轩则是算好时间前往张家口,心想若能早点遇到乔装成乞丐的黄蓉便好。

  天还未黑,已到张家口,入城所见,皆与以前读书所知的,有七、八成相似,但也会看到新鲜玩意,吸引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黄宇轩。

  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大酒店外,经过一天的奔波也饿了,于是入店,点了几样菜餚,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忽然外面吵闹起来,没想到正好是今天。

  宇轩心想,「可能要遇见射鵰正牌女主角黄蓉了。」

  果真店外有两名杂工与一名对着穿着乞丐装的少年。少年虽身穿乞丐男装,脸上沾着黑煤却有着明眸皓齿,红润双唇,不似男人,宇轩料想此人应是黄蓉,认为该依着原着来夺得黄蓉好感。

  这时其中一名酒店杂工发怒大吼,「干什幺还不走?」

  「好,我走。」黄蓉应声

  「把馒头放下。」另外一名杂工说着

  黄蓉依照他说得把白馒头放下,但杂工看到原本白白的馒头沾上黑指印,想到无法再卖,等下自己要被大骂,便忍不住出手挥向黄蓉,而宇轩一个箭步用他浑厚的胸膛挡下这拳。

  「切勿动手,这馒头钱我来付」便将白馒头拿给黄蓉。

  「小兄弟,给你。」满脸地笑容对着黄蓉。

  「谢谢。」黄蓉也用灿笑地脸回应着。

  黄蓉把白鳗丢给身旁饥瘦的小狗。

  「可惜这馒头做的不好,但看你饿的。来,给你吃。」

  「没想到你有如此爱心,我是否能请你进来与我吃饭呢?」宇轩道。

  「好啊,看在刚才替我挡一拳又请我那白馒头的份上,正好我又想找人聊个天,无妨陪你吃一顿。」黄蓉道。

  走进酒店后,店小二看不起身着乞丐装的黄蓉,便也没听黄宇轩的叫唤来点单。

  黄蓉见店小二表情中多有不屑神情,就大声向宇轩问道,「这位大哥是否我要点些什幺,你都能请我吃?」

  「当然,是我请你进来吃饭,所有东西都该算在我的帐上。」宇轩也大声回答。

  店小二听到有人会付钱便走上去伺候,黄蓉问说,「是否我点得菜你们店里都做得出来?」

 店小二心想一个臭乞儿能知道什幺好菜,用有点小觑的口吻道,「只要你说得出,我们就做得到。」

  黄蓉便说出几道江南名菜还有些点心的名字,这店小二压根就没听过这些菜,便去向厨房问问是否能出菜,没想到厨师说那客官点的都是一些耗时费力或着要珍贵食材,才有可能做出的菜,他们那儿不可能做得出来。

  从厨房走出来的店小二就知道黄蓉厉害,回到桌前就向黄蓉连声赔个不是。黄蓉见他真心诚意地道歉,也不为难他,只要他以后别小看别人。而在饭局间两人已先谈甚欢,吃完饭后宇轩告诉黄蓉他该离开去投宿了。

  两人一起出店后没走几步路,冷风袭来,宇轩看黄蓉衣服单薄,马上脱下自己的大衣给黄蓉披上,并拿出几锭黄金说道,「兄弟,我跟你聊得投缘又见你有善心,来这些银两给你,看你还有缺些什幺。」

  见黄蓉低头深思,不久便道,「那我们再去聊聊好不好?」

  两人就走向一家客栈,宇轩向店主说自己要住一宿,于是跟黄蓉在外桌就坐下来了,黄蓉与宇轩也就互相介绍自己,还有为什幺黄蓉会到这来,怎幺离开自己的家,黄蓉的爹爹怎幺对自己不好,甚至开始大哭,而宇轩握着黄蓉的手,又拍拍她的背,用真诚的双眼看着黄蓉,嘴里讲了几句安慰的话,句句进到黄蓉的心坎里,将汪汪泪眼收起来。

  最后黄蓉问道,「郭大哥,是否我说我要什幺都给我?我要那匹小红马。」

  「当然,有何不可?」宇轩心里同时想道,「只要我随着我知道的情况继续发展,以后你就是我的,现在什幺都给你也没差。」

  黄蓉想说这匹宝马可谓价值连城,他竟然就把它送给萍水相逢的自己,如此对待自己,黄蓉心里极是感激,又落下两行玉珠,但嘴儿却弯弯的笑,对着宇轩说,「大哥,我们去看看吧。」

  到了外面便把小红马拉来给黄蓉骑上,小声地吩咐小红马可别摔伤了黄蓉,小红马似乎听懂宇轩的话,并没有反抗黄蓉坐在他身上,宇轩拍了一下马臀,小红马便载着黄蓉消失在路口的转角。

【完】